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资讯 > 行业 > 分而治之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推新战略

分而治之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推新战略

http://www.0752qc.com  2020/6/6 9:19:30 来源:

“活下去”,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在卡洛斯·戈恩“东京大逃杀”开始,成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不得不直面的第一要务。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成立以来,“不患寡而患不均”似乎成为了联盟的真实写照,三方顺风顺水的发展势头终结于2018年。在戈恩“潜逃”、新冠肺炎疫情、车市下行等多重因素影响下,本已渐行渐远的三方成员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合纵连横。5月27日,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正式发布新的合作战略,希望为这场延续两年的动荡画上一个圆满的句点。

30s读懂全文:

1、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在上一个合作战略指导下达成了连续3年销量破千万的成绩,但联盟内部仍然隐患重重,车市下行与新冠肺炎等多重因素影响下,联盟地位岌岌可危。

2、为挽救颓势,联盟于5月27日发布最新合作战略,强调了两个核心:资源共享与“领导者-跟随者”战略,联盟成员将最大限度利用共有资源开拓各自的优势领域。

3、三位联盟成员都在通过缩减固定费用、外部贷款、精减人员等多项举措来维持现金流的稳定状况,有新的合作战略加持,或许扭转颓势也指日可待。

●黑夜

2009年,在雷诺-日产联盟成立10周年之际,卡洛斯·戈恩发布了一份极具自信的声明,他认为10年来在他的带领下,联盟已经脱离了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并做出了巨大成就。尽管这样的措辞有失偏颇,但戈恩确实在促成雷诺与日产的联合中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卡洛斯·戈恩』

而就在10年后,雷诺-日产联盟成立20周年之际,雷诺或者日产却连一封电子邮件都没有发给员工,来纪念联盟成立以来第二座周年里程碑。这似乎更像是联盟命运走向“转折”之前的一个暗号,昭示着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这一年,联盟销量同比下滑5.6%至1016万辆。已经连续三年迈入千万销量俱乐部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可能会在2020年跌出这一行列,尽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较为深远,但这一全球汽车联盟确实走到了亟待改革的转折点。

随着“低增速”成为车市新常态,联盟的日子也变得举步维艰,而2020年车市还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影响。当年的销量目标就像温室中养成的鲜花,在经历了狂风暴雨之后,已经迅速枯萎凋残。

值得一提的是,“联盟2022”还是抓住了汽车产业发展的脉搏。计划显示,联盟将重点放在了电动车、自动驾驶以及汽车互联技术的共享领域,强化了电动车领域的领地地位,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自动驾驶车辆测试,汽车互联和移动出行服务也成为联盟成员改善运营效率的途径与手段。这些方面,与5月27日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发布的最新战略不谋而合。

●奋进

5月27日显然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联盟内成员的掌门人实现了“云上聚首”,参会人员包括雷诺董事长让-多米尼克·盛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日产CEO内田诚(Makoto Uchida)、雷诺代理CEO克洛蒂尔德·德尔博斯(Clotilde Delbos) 以及三菱董事长益子修(Osamu Masuko)。这一次“云上聚首”意义非凡,联盟在历经两年的动荡之后,终于有了新的战略指引。

『联盟发布会现场』

新规划中,除了呼应“联盟2022”中提到的电动车、自动驾驶等方面的研发工作,最核心的内容是“资源共享”与“领导者-跟随者”战略。其中资源共享是确保联盟成员公司在平台、动力系统及技术等多领域的互通有无,而“领导者-跟随者”战略,则突出体现了联盟集中优势资源各个击破的战略方针。

『日产JUKE』

『雷诺Clio』

具体来看,在平台共享方面,雷诺Clio和日产JUKE车型就出自CMF-B平台,日产和三菱也曾经共同开发K-Car车型。未来,CMF-C平台、CMF-D平台以及CMF-EV平台将很快推出。盛纳德指出,共享方针将使联盟能够充分利用每家公司的资产和执行力,并覆盖汽车行业的多个细分市场和相关技术,提高企业竞争力。

根据“领导者-跟随者”战略,日产将在中国、北美和日本等市场发挥领导作用,而雷诺则将重心转移至欧洲、俄罗斯、南美和北非等市场,三菱的工作重心将放在东南亚和大洋洲等市场。联盟的目标是到2025年,有50%的车型将通过“领导者-跟随者”战略共同开发和生产,而这些车型的投资成本降幅将达到40%以上。

『联盟成员的优势覆盖地带』

未来,日产将领导2025年后紧凑型SUV的更新工作,雷诺则负责欧洲市场的中型SUV更新工作。在拉丁美洲,中型车产品平台将更加合理化,从四种车型发展到雷诺和日产每家拥有一种车型。这一点在5月28日日产推出的新中期事业计划中也得到确认,日产将逐步缩减欧洲业务,雷诺则从中国市场有选择地退出,一言以蔽之,联盟成员未来将朝着“术业有专攻”的方向发展。

●黎明

新的合作战略中,“降本增效”成为三方联盟成员的主攻点,裁员,成为无可奈何的出路。日产曾经在2019年大刀阔斧地公布了裁员12500人的减产计划,其2019财年(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显示,公司综合净收入为9.8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563亿元),净亏损达到67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46亿元),创十几年来最大亏损额度。显然,这一次的裁员计划并未让日产度过难关。

新的中期事业计划上,日产没有直接宣布裁员计划,但我们仍能从新计划中看到日产壮士断腕的决心并未动摇。西班牙巴塞罗那工厂及印度生产线都将成为历史,日产还将退出韩国市场,并从俄罗斯撤出Datsun品牌。而关停工厂的决定也引来了大规模的工人抗议活动,对此,日产明确表示,未来将精减20%的产能至540万辆。显而易见,其降本增效的决心十分坚定。

而在这一点上,雷诺做得则有些无所畏惧。未来三年,除了削减2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58亿元)的运营成本,雷诺还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4600人。规划中透露出希望员工自愿离职的意愿,雷诺表示将优先考虑与即将退休的员工解除劳动关系。

『雷诺工厂』

尽管三菱尚未发布单独的中期业务计划,但加藤隆雄已经透露,在2021财年(2020年4月-2021年3月)内,三菱计划将全球固定成本削减20%至1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6亿元)。无独有偶,日产也宣布削减3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9亿元)固定费用支出,以降本促增效。

『日产中期事业计划的降本举措』

面对全球经济下滑以及汽车行业的重大危机,不管是三菱、日产的降本增效还是雷诺的裁员计划,联盟成员都在努力维持现金流的稳定来增强自身的“抵抗力”。一个好消息是,日产执行官、首席财务官马智欣(Stephen Ma)明确表示,日产现在拥有超过1.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96亿元)的现金流,能够保证其持续、健康发展下去,据日产方面透露,公司目前还申请了一笔市值73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72亿元)的外部贷款,以维持现金流的稳定。

此外,法国政府也做出多方努力,为雷诺批准了一笔市值5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88亿元)的贷款,且并无任何重要的附加条件,希望以此帮助其应对疫情难关。三菱方面也与日产展开进一步的商讨,未来日产或将借助三菱在菲律宾工厂的生产能力,合作共赢。

新的战略有助于提升联盟未来的运营效率,当三位联盟成员能够保证现金流的充裕状况,继而发展成为指定地区的“领导者”,资源共享会更加“有的放矢”,在生产、车型以及技术研发领域也能实现更大的利益。

编辑总结

此前,关于雷诺与日产合并的消息甚嚣尘上,对此盛纳德明确指出,即使不合并,双方也会在最大限度活用联盟的资源的情况下提升效率。可见“合并”并未成为此次合作战略的主题,依靠“资源共享”与“领导者-跟随者”战略,联盟能否重振或许就在此一举。

相关新闻

团购报名

选择车型:    *
姓  名:  *
手  机:  *
地  区: 城区 惠阳 惠东 博罗 龙门 其他
购车方式: 首次购车 旧车置换
留  言:

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要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发表
可用表情:无           
验证码:
  • 新闻
  • 车型
  
微信